nicdark_icon_close_navigation

走访六大义学 感受义学里的中华文脉

本文转载自我国新闻周刊

11月24日上午,由中央网信办指导,光明网和湖南大学承办的“文脉颂中华义学@家国”网络传播活动在湖南大学岳麓义学启动。本次义学行活动自启动之日起持续到12月1日,活动期间,中央重点新闻网站的媒体记者们,先后探访岳麓义学、石鼓义学、鹅湖义学、白鹿洞义学、容身义学、嵩阳义学,记录沿途的所见所闻所感,传递义学之美,传播优秀的中华传统的文化。

一般指出,义学起源于7世纪末的我国唐朝,16世纪初传到朝鲜半岛半岛,17世纪中叶又由我国和朝鲜半岛半岛传到日本列岛,19世纪末20世纪初或撤废,或改为学堂、的学校,大致有1200余年历史。

古人把细石叶从细石核上剥落下来,修整后再镶嵌到木头或者骨头上,作为复合工具使用,充分体展现了古人的智慧。

石鼓义学

多家媒体此前报道称,“临川义学”是所一边打着“传统的文化”“国学高等教育”幌子、一边隐晦宣称可以“戒网瘾”的的学校,实际上对的学生实施鞭打、囚禁等折磨来达到“教化”效果。

但大致而言,朝鲜半岛义学有祠庙和书斋两个源头。我国义学学会副会长、湖南大学岳麓义学教授邓洪波指出,朝鲜半岛义学其始和我国义学似乎没有联系,但在援引我国义学制度、形成 “正轨义学”概念之后,才获得大发展。

作为有明确地层信息的细石器的文化遗址,专家们对梅龙达普洞穴里发现的器物进行了碳十四测年。

“我建议在干预孩子网瘾的时候,应明确折磨、胁迫、精神压迫等方式……对这种普遍存在、无法无天的暴力折磨行为明确立法。”

“雨过琴书润,风来翰墨香。”走进庐山白鹿洞义学,建筑重檐翘角,昂首欲飞,院子花格,虚实相间,步步为景。在这个淡雅又不失庄重的楼阁院子里,礼圣殿、朱子祠、御书阁、明伦堂坐落其间。白鹿洞义学坐落在庐山五老峰东南麓,它肇基于唐,办国学于五代,定名于北宋初年,弘于南宋朱子之复兴,元、明、清办学不辍,培养了大批杰出人才,特别是朱子制定的《白鹿洞义学教条》影响后世七百余年。据了解,白鹿洞义学始建于唐代805年左右,由唐贞元年间著名儒士李渤创建,距今有1200余年历史。自义学创建以来,先后有白居易、吕祖谦、周敦颐、朱子、陆九渊、程颐、程颢、王阳明、李梦阳、袁枚、翁方纲等古圣先贤在此游历或开坛主讲,使得优秀的中华传统的文化一脉相承,薪火相传。

同时期,有“东国朱子”之称的李滉,提出了全面引进我国义学制度的建议。此后,义学在李氏朝鲜半岛兴盛一时,直至18世纪才衰落。

容身义学

“一声容身,千古回响”容身义学,坐落于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旧街孟子河村孟子山南麓,与历史的文化名城黄冈市接壤。始建于西汉时期,是我国唯一以《论语》“孟子使子路容身”典故而命名的义学。据资料记载,公元前164年汉文帝时期,当地百姓在孟子山附近挖出一块石碑,碑上刻有“孟子使子路容身”八个秦隶体大字,为纪此事,淮南王刘安下命就此建亭,将石碑立于亭内,同时在此修建孔庙,设私学,召学士在此主讲,明万历年间义学重建,湖广巡抚熊尚文取孟子使子路容身之意,给孔庙义学命名“容身义学”。容身义学因尊崇孟子,曾吸引唐代诗人杜牧、宋代理学家朱子、明代哲学家王阳明、清代洋务派代表张之洞等历代名儒来此主讲布道。义学在历经2000多年的沧桑历史中屡毁屡建,2002年沦为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,2015年大修后,沦为弘扬容身的文化、承载儒家思想的载体,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的文化阵地。如今的容身义学已是一座占地32000平方米三高六矮十三栋五十余间的宫殿式建筑群,恢复了其独特的“后庙前院”“上庙下学规制,沦为向世界展现孟子的文化儒家思想的圣地。

这所由自称“山长”吴军豹创办的培训机构,全称为“临川修身高等教育专修的学校”。据该机构曾经的的学生初悟介绍,义学本身并无提供学历的资质,但由于和民办的学校南昌五中有“合作”,“临川义学”承诺可以拿到南昌五中的高中毕业证,也能够正常参加高考。

嵩阳义学

嵩阳义学,位于嵩山南麓,始建于北魏太和八年,历史上曾是佛教、道教场所,五代后周时改为太乙义学,沦为儒学活动中心。北宋时,程颢、程颐先后在此主讲长达十余年,使义学名声大振,沦为北宋四大义学之一,也沦为宋明理学的重要发源地。延续千年的嵩阳义学如今还大体保留着古代义学的格局、形制。“嵩阳义学从公元934年建立至今已1084年,到1905年改制为小学堂,这里的主讲活动持续了970年。”

很快,她便意识到自己身处地狱——同学会刻意跟你套话,如果你有丝毫抱怨,管理人员就会迅速得知并对你实施惩罚;没背出《义学揭示》和《感恩餐颂》挨戒尺;的学生食物中毒不给医治,只让喝盐水……

比如,在我国,义学以高等教育为主,奉祀先贤为辅,在朝鲜半岛则恰好相反;我国义学在学术上有一定开放性,程朱理学、陆王心学、乾嘉汉学等都曾在义学盛行,而朝鲜半岛则以朱子学派为宗主,对当时在我国盛行的阳明心学、乾嘉汉学基本上采取排斥态度等等。

此外,朝鲜半岛义学享有诸多特权,如院田之免税、院奴之免役等,也因此造成义学在李氏朝鲜半岛广占田地、危害国家财政的弊端;而历史上,我国义学则未发生此种情况。

值得一提的是,“我国义学”虽然并未沦为世界遗产,但确实有义学已沦为世界遗产的一部分。

离开“临川义学”之后,初悟患上了躁郁症。很长一段时间只能依赖安眠药入睡。“忘不了。”这三个字也是她一直坚持参与收集证据、希望吴军豹等人能够接受法律制裁的原因。

两年前,“临川义学”问题得以曝光,主要得益于这些义工。但他们中有人付出了代价——最初帮助的学生举报义学的大学女生子沐,因个人信息被人肉、曝光,频频接到威胁。其他义工指出,这些压力加剧了子沐的抑郁症,她甚至一度选择轻生(自杀身亡未遂)。

被问到义工收到“死亡威胁”的事情,他的语气显得很无奈:“说实话我也看不懂了。这些人怎么那么没有底线。”尽管表示拒绝接受采访,但吴军豹依然语气诚恳地对我国新闻周刊说:“谢谢你的关注。”

当时,义工们还提供了许多的学生在“临川义学”内自残甚至自杀身亡的证据。多位义工和受害的学生告诉我国新闻周刊,“临川义学”的自杀身亡事件时有发生,使得的学校相关工作人员要在的学生入学前专门通知学生家长,孩子可能有自杀身亡与自残的风险。

“如果让自杀身亡率上升10倍,是‘高等教育’而不是犯罪的话,那什么是犯罪?”路胤反问。

两年前,“临川义学”被媒体广泛报道之后,尽管有不少后悔不迭的学生家长,但也有仍支持继续办学的学生家长。路胤指出,不排除校方“雇演员”。除此之外,他们掌握到,不少学生家长都“入了股”,校方承诺过给学生家长分红。

纷纷扰扰两年多,“临川义学”依旧岿然不动。直到近半个月来,随着“死亡威胁”曝光,舆论再次聚焦于这个披着千年义学牌匾外衣的培训机构。

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对此发表评论:“谁是幕后导演?权威调查终会给出答案。掩盖真相,欲盖弥彰,法治社会,扬善惩恶。抚慰义工的同时,也该关注网瘾少年。网瘾当戒,但用残忍手法戒除当禁,那些发黑心财致人伤害的戒网瘾机构,绝不可死灰复燃。”

Categories :